平臺公告:
查看更多>> 
當前位置1:首頁 -> 文藝副刊 -> 正文

荷花池里“剪花花”——與《剪花花》編導 演員面對面

作者:本報記者丁雪鵬 姜波    來源:《西北第二民族學院報》      發布時間:2007-11-29 18:31    瀏覽量:5384

  “嘁嘁嚓———嘁嘁嚓———嘁嘁嚓嚓嘁嘁嚓……”的剪刀聲回蕩在林城貴陽上空,纖細修長的手指隨著音樂上下翻飛在貴陽大劇院,演員們時而扭捏、時而歡快地舞出了回族女孩的快樂生活與幸福夢想。清新的音樂,靈動的舞蹈,將我們帶入了一個充滿回族色彩的世界。
  演員們的舞步剛剛止住,來自幾千名觀眾排山倒海般的喝彩就涌向了舞臺,一群花樣女孩舞出的濃濃回鄉情,陣陣現代風震撼了全場。
  這是由我校選送參加“大地之舞”杯第六屆中國舞蹈“荷花獎”民族民間舞大賽的作品《剪花花》,雷鳴般的掌聲來自11月9日晚貴州省貴陽大劇院的決賽現場。
  第六屆荷花獎民族民間舞大賽吸引了全國300余家舞蹈專業藝術院團競相角逐,74支民族舞蹈在林城貴陽爭奇斗艷,30多個民族的藝術之花在萬眾矚目中絢爛齊放。總決賽的華麗大幕徐徐落下,扣人心弦的評獎時刻靜靜來臨,在許多人看來民族舞與現代舞風格完全不同好似水火,但一部《剪花花》卻如此灑脫自然,清新流暢的把兩者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堪稱探索創新舞蹈編排藝術的典范之作,并最終以9.727分的好成績位居本次大賽排行榜第11名,姑娘們用幾個月以來在練功房的刻苦訓練換來了勝利的果實。
  更令人振奮的喜訊接踵而至,《剪花花》獲得了本次大賽“荷花獎”編導銀獎,為即將更名為“北方民族大學”急需進一步擴展知名度的我校獻上了一份厚禮,實現了寧夏回族自治區回族舞蹈全國最高獎零的突破。
  藝術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民族民間舞來源于生活,但是生活又不能代表藝術,生活給藝術提供的只是源泉和土壤,沒有藝術的介入,源泉永遠只是源泉,土壤永遠只是土壤……袁媛教授正是在充分吸取了源泉和土壤的基礎上,創作出了別出心裁的《剪花花》。
  蘊含著原生態民俗風情,簡潔質樸之美的剪紙藝術令袁教授情有獨鐘。十余厘米見方,紅白兩色搭配就能描繪人間喜怒哀樂,詮釋生活豐富多彩的剪紙,所體現出來的普通勞動人民的藝術創造力讓袁教授時常感嘆。
  長年干旱少雨,四季水貴如油的南部山區,鄉親們為了吃上一口水,要走幾十里山路尋找時斷時續的水源。為了收獲寡薄的莊稼,要向上蒼苦苦的祈求,灑出幾滴雨來潤潤干涸的土地。在這個生存已是舉步維艱的地方,哪有藝術生存的土壤。但在袁教授眼里美無處不在,她看到了剪紙在這黃土高坡上所散發著的藝術之光。這里的婦女下至姑娘媳婦上至嬸嬸婆婆,幾乎都有一雙剪紙的巧手。用剪紙美化生活,用剪紙愉悅精神,是她們勞作之余最大的愛好,是她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剪紙就像一幅波瀾壯闊的畫卷,閃現著回鄉農家的大俗之美更記載著人民群眾不畏困苦,與命運頑強抗爭的拼搏精神。何不以剪紙這一鄉間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為背景,創作一部貼近群眾,貼近生活,貼近實際的舞蹈作品呢?《剪花花》的創作靈感就這樣在袁教授的頭腦里迸發了出來。袁教授把創作舞蹈《剪花花》的情感初衷和思路梗概告訴了同學們,同學們立即七嘴八舌的議論了起來,小腦瓜里充滿了被點燃的藝術激情,各自裁剪著心中的花花。在袁教授的點撥和啟發下,由袁教授和全體參演同學組成《剪花花》的編導陣容。還在蹣跚學藝的學生怎么一躍成為了群舞的編導呢,這不免令人心生詫異。其實這正是袁教授獨到的教學方法,那就是在舞蹈的初創階段就讓同學們參與進來,揣摩角色心理,把握表演脈絡,設計舞蹈動作,編排集體造型。讓演員自己塑造回族少女的嬌羞可人,想象紙人起舞是一種怎樣的神奇景象。袁教授堅決反對灌輸式的“填鴨教學”,以老師的權威壓制學生的天性,扼殺年輕人最具創新力的藝術細胞。學生通過參與創作可以深刻的領會一部群舞的精髓,有的放矢的展現自己的舞蹈技藝,并恰如其分的契合于整體的表演系統當中去。此外,同學在跳舞的過程中也慢慢的學會了編舞,逐步培養了作為一名舞者的基本素質。
  再精妙的構思也要通過表演去展現,舞臺上的光彩奪目需要舞臺下的千錘百煉去基奠。上課的訓練時間遠遠不夠舞者對藝術至善至美的追求,練功房成了校園里沒有節假日的地方。從表情的一顰一笑到肢體的一招一式,從回眸一望百媚生的靜到一人起舞眾人從的動,袁教授用苛刻的目光矯正著舞蹈中的每個細節,嘴角早已沒有了往日里經常揚起的笑容,引領著同學們在探索中向著力求完美的最佳境界不懈攀爬。同學們清一色都是豆蔻年華的女孩,想到其他的同學都在享受假日的陽光,而自己卻悶在練功房里揮汗如雨,埋頭苦練,心中不免陣陣酸楚。當高強度訓練引發的傷痛不期而至,“能拿獎嗎?”的疑惑自問縈繞耳畔時,姑娘們的抱怨之聲漸漸的多了起來。
  每當這時,袁教授就會把心愛的弟子聚攏起來,拭去女孩額頭的汗水,憐惜的安慰失去許多輕松時光的同學們:“要想收獲的多,就要比別人付出的多,努力不一定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成功。我想天道酬勤,勝利的花一定會為我們盛開的!”老師一次次的鼓勵,鼓舞了同學們的斗志,倦怠消頹的情緒已是回憶中的嬌弱,繼續投入到訓練中的同學們還是那群不時用鬼臉向老師撒嬌的女孩,但她們的動作更有力度了,眼神更有光彩了,再苦再累不掉隊的堅強信念深深的扎根在了這個集體每一名成員的心中。
  天道酬勤,袁教授的預言得到了兌現。師生眾手澆灌的《剪花花》榮獲了2005年全國首屆大學生藝術展演舞蹈專業組一等獎,“2007中國·寧夏首屆回族舞蹈服飾展演”舞蹈類大賽一等獎,在今年的“群星杯”中國藝術節上也是好評如潮,取得了參加復賽的資格。姑娘們綻放出了久違的笑容,勝利的喜悅把積壓在心里的抑郁和困惑一掃而光。袁教授在為自己學生出色的表現欣慰的同時,早已把目光投向了中國舞蹈界的“奧斯卡”——荷花獎。《剪花花》在此前比賽中獲得的歡迎和贊許,讓袁教授看到了《剪花花》沖擊“荷花獎”的實力,而同學們在驕人成績的鼓舞下也堅定了把《剪花花》書寫在“荷花獎”獲獎節目名單中的決心。為了“競摘荷花”,師生團結一心,帶著比賽中發現的問題,對群舞《剪花花》的進一步修改完善在又一輪寂寞枯燥的反復訓練中開始了……。
  “創新,是一個民族的靈魂”
  李安在《色·戒》獲金獅獎以后回答“怎么看待好萊塢的全球沖擊”的提問時說:“我覺得不必那么堅壁清野,同仇敵愾,現在中國人應該有辦法在舊的東西里制造一種新意”。
  作為中國最高級別的舞蹈比賽,“荷花獎”對創作來者來說提倡的是創作觀念的創新,而不是幾年一次的老調重彈。《剪花花》已經多次參加過各種文藝演出,重大舞蹈比賽,但是這次參加第六
  屆中國“荷花獎”民族民間舞大賽的《剪花花》
  和以往的不一樣。
  《剪花花》是古典舞嗎?
  不是。
  是現代舞嗎?
  不是。
  是民間舞嗎?
  是。
  是回族民間舞嗎?
  是。
  回族舞蹈雖然素材也紛繁多樣,但袁媛
  教授并不是簡單地將回族民間的舞蹈素材直接堆砌、拼接,而是經過提煉再進行創作。“舞蹈其實不是一個不變的東西,好的東西應該是不斷地創新,不斷地改革,慢慢把它磨得圓潤,豐滿。當然這還是要慢慢來的。”
  回族舞蹈在大多數人心中的印象都是“搖頭、擺手、一撇腿”,除了這些基本的舞蹈元素以外,袁媛教授每一次把《剪花花》搬上舞臺,都會有一些新的東西加入。這一次的《剪花花》對整個舞蹈主題有了一個轉變,由一種向往幸福生活的觀念轉變成一種個人、再到一群人、再到一個民族的一種希望,主題升華了。袁媛教授編導的《剪花花》目的不是表現剪紙,而是刻畫人物性格,用獨特的、近乎僵直的行進舞步和造型姿態,展現了回族姑娘待嫁時剪紅喜字的場景。
  回族姑娘結婚的時候要掛喜字,兩旁掛的是古蘭經,中間掛的是喜字,是民族風俗的展現。作品擁有完美創意的剪紙背景和可愛的剪紙聲,剪出的窗花變成活生生的人物形象來體現人民生活的幸福和紅火,呈現出喜慶的氣氛。舞蹈音樂、動作在《花兒與少年》的基礎上發展,增強了表現力,在舞蹈結構上,剪花花剪出了回族人民新的生活,新的精神面貌。
  一花獨放不是春,萬紫千紅春滿園
  看過2007年寧夏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的人,都會發現這么一個現象:晚會中所有的伴舞都來自同一個單位,那就是我校音樂舞蹈學院。這群年輕的舞蹈演員用他們精湛的舞藝博得了觀眾的陣陣掌聲。
  參加比賽的演員們告訴記者,這個舞蹈無論從動作編排還是音樂制作上都洋溢著濃郁的回族氣息,所以在之前的全國首屆回族舞蹈大賽上受到了評委們的一致青睞,最終拿到了一等獎,除此之外,在今年的“群星杯”中國藝術節上也是好評如潮,取得了參加復賽的資格。
  袁媛教授說,自己為了創作好《剪花花》這個舞蹈作品,曾多次深入民間,吃了不少苦頭。舞蹈中的20個演員也在舞蹈的編排中吃了不少苦頭。“這個舞蹈從開始排練到現在,幾乎每個人腿上都有傷,僅僅是為了練好一個跪的動作。”當袁媛教授說到這里的時候,她的眼睛都濕潤了。她說,《剪花花》能進入全國荷花獎舞蹈比賽,自己心里有說不出的辛酸與喜悅。從貴陽回來以后,學校領導、老師、學生、朋友們都紛紛打來電話祝賀,這幾天還一直處在一種興奮的狀態。
  能從總政歌舞團、海政歌舞團、空政歌舞團、北京舞蹈學院等大腕級的參賽隊伍中脫穎而出,完全離不開所有演員的默默付出。犧牲雙休日、放棄節假日,她們也毫無怨言。“當聽主持人宣布我們的舞蹈拿了編導銀獎的時候,我們都瘋了,真的都瘋了!笑的笑,哭的哭,完全沒有想到能取得這樣的成績。”當談及當時的情形時,這群年輕的舞蹈演員們完全顧不上腿上的傷,手舞足蹈著,掩飾不住內心的激動與喜悅,“所有的苦,所有的累都不算什么,我們付出了,我們也收獲了”。
  音樂改了又改,舞蹈排了又排,演員換了一撥又一撥。從2005年開始創作《剪花花》至今,無論是新演員還是老演員,大家的心都始終緊緊跟著袁媛教授。袁媛教授在創作過程中,并不是把自己凌駕于演員之上,而是把每一位演員都當作舞蹈的主體,告訴她們舞蹈創作的主旨,提醒她們要真誠地去感受和體會特定的作品所帶來的心情。
  《剪花花》從創意到內涵,從語匯到情趣,從形式到細節,與以往相比都有大幅度的而且是創新意義上的提高。剪窗花不再只是習俗的再現或民風的彰顯,它已蘊含著對幸福生活的理解和對美好愛情的體驗。正如著名編導張繼剛老師說的,“我很喜歡這個舞蹈,很有結構,很新穎”,我們也期待袁媛老師創作出更優秀、更精彩的作品。
咨詢電話:010-59919787轉1、4008817579、010-62978088
咨詢QQ:給我留言   高校平臺官方QQ老師群號:84578568 學生群:9747849 技術支持:中國企業報協會常務理事單位華文融媒云  
舉報不良信息
超级龙王捕鱼机